明慧将苏潇潇带到了一处院子,院子里有一株老梅,不停地重复花开花落的过程,却不长叶子不结果地上铺了一层红色梅花,鲜妍如血苏潇潇搓了搓胳膊,望着梅树下的一汪清泉,不确定地问道:“该不会让我在这里洗澡吧?”“此乃明镜泉,可以洗涤身心”“不是,你们平常泡澡都是这样露天的?没个遮挡的吗?”“这里连着师父的禅房,除了师父不在时,小僧会进来打扫,平时无人踏足”“哦……”原来是玄印大师的专属澡堂子?苏潇潇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刚逃出极乐宗,转身就被魔修算计了?别名女施主请自重,小僧不能破戒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,作者流年似水年华把人物、场景写活了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,小说主人公是玄印,《刚逃出极乐宗,转身就被魔修算计了?》这本刚逃出极乐宗,转身就被魔修算计了?,苏潇潇,玄幻言情,古代言情 的标签为玄幻言情、古代言情并且是古代言情、类型连载中,最新章节第51章 想的挺美的,写了66.2万字!

刚逃出极乐宗,转身就被魔修算计了?

作品介绍

《刚逃出极乐宗,转身就被魔修算计了?》小说是网络作者流年似水年华的倾心力作,主角是玄印。主要讲述了:明慧将苏潇潇带到了一处院子,院子里有一株老梅,不停地重复花开花落的过程,却不长叶子不结果地上铺了一层红色梅花,鲜妍如血苏潇潇搓了搓胳膊,望着梅树下的一汪清泉,不确定地问道:“该不会让我在这里洗澡吧?”“此乃明镜泉,可以洗涤身心”“不是,你们平常泡澡都是这样露天的?没个遮挡的吗?”“这里连着师父的禅房,除了师父不在时,小僧会进来打扫,平时无人踏足”“哦……”原来是玄印大师的专属澡堂子?苏潇潇...

书友评价

看到后面,觉得没有前面那么精彩

突然想起来一本男女主角色类似的小说《渡佛》,作者:大白牙牙牙,合欢宗妖女×无定宗佛子,双向奔赴,互相为对方考虑

希望作者躲开几本这种书

写的好好啊,好喜欢看,但是能不能多更一些啊,看的我太抓耳挠心了

看完了…不够啊……[快哭了][快哭了]

必须养肥了再看,居然有虐。[哭]

这个和尚,似乎对灵胎很在意

内敛归内敛,但他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。但不得不说作者这本书写的非常的棒,太好看了!

热门章节

第174章 回到现实

第175章 谢谢你,给了我一个如此美好的幻境(上)

第176章 美好的幻境

第177章 谢谢你,给了我一个如此美好的幻境(下)

第178章 救治

作品试读


隔着蒸腾的雾气,苏潇潇顺着苏鹤羽指的方向看去,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不染尘埃的白衣僧人。晃神的功夫,那人就不见了。

“咦?怎么忽然不见了?”苏鹤羽挠了挠帽子,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苏潇潇把勺子往他手里一塞,让他帮忙看着锅子,往腿上贴了两张御风符就追了过去。

这一追就追到了城外,苏潇潇望着空无一人的荒野,靠着城墙蹲下身去。

心好累,想哭……

一串裹着糖衣的红果出现在苏潇潇迷蒙的视野里,她含着眼泪抬头看去,撞进一双云淡风轻温柔慈悲的眼,泪水啪嗒啪嗒落了下来。

苏潇潇一边掉眼泪一边蹲在墙根吃糖葫芦,旁边蹲着个俊美的白衣僧人,这样的画面很奇怪,又出奇和谐。

“贫僧要回檀叶寺了。”

“这么快?”

“嗯,”玄印拉过她的手贴到小腹处,“感觉到了吗?魔器在我体内。”

“……”苏潇潇感觉到手掌下好似有活物一般的蠕动感,莫名有种怀孕了感受胎动的既视感。

“你怎么能把魔器放到身体里?要是出事怎么办?”

“哦。”玄印缓缓吐出一个字,语气格外敷衍。

苏潇潇忽然有点手痒,她以前怎么没发现,玄印的性格其实有点欠揍呢?

还没等苏潇潇付诸行动,玄印忽然开始吐血,然后他自己没事人一样随便拿袖子擦了擦。

“你没事吧?要不我叫师兄来给你看看?”苏潇潇捏着他的手腕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没事。”说着玄印解开僧袍往肚子上画金色的符咒。

“……”大师你怎么能一言不合就脱衣服?你忘了旁边还有一个人吗?

玄印耗费了不少心神镇压魔器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魔器上有一道强大的魔魂。

如果不用自己的金佛之身压制住魔魂,一旦被他找到机会夺舍,世间就会立刻多出一个大魔头。

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他思考的速度变慢了,明明打算立刻赶回檀叶寺处理魔魂,不知怎么就跑来了定城。

他的脚好像有自己的想法……

苏潇潇终于发现哪里奇怪了,玄印大师说话动作都变得慢吞吞的,那个人狠话不多的大师呢?难不成魔器还能把人变傻?

“贫僧该走了。”玄印整理好衣服,伸手按在苏潇潇头顶揉了揉,正要离开,袖子却被拽住了。

“大师,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?你这样我不放心。”抱着被拒绝的可能,苏潇潇还是顺从心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这次的任务也算已经是圆满完成了,魔器也被玄印大师给收走了,所有的源头都结束了。

她都一年没见到玄印大师了,这才刚见面就要分开,下一次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。

人呐,总是会越来越贪心的。

“好。”

“?!”苏潇潇震惊地仰起脸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!

“我我我……跟师兄说一声。”苏潇潇差点没开心得蹦起来,她赶紧凝聚了一只传信蝶告知风长寿自己的去向,然后眼神亮晶晶地看着玄印。

毕竟自己要交代一下自己的去处,因为自己是出谷来历练的,免得让师门担心。

“劳烦施主送贫僧一程。”说着,玄印又吐出一口血。

合着玄印大师是自己走不了了所以找她当跑腿的?不过她乐意啊~虚弱无力的大师什么的,看起来就很可口啊哈哈哈~

苏潇潇放出一只灵鹤,交代了所有一切的事宜,然后扶着玄印上了灵鹤背上的软榻。

软榻不大不小,若是苏潇潇一个人,躺下也可,坐两个人倒也不拥挤。

但是苏潇潇恐高的毛病一直没好,灵鹤一起飞,她就下意识地抱着玄印的手臂往他怀里靠。

“疼吗?”苏潇潇一手搭在玄印小腹处,微仰着头问道。似乎是玄印画下的符咒起了效果,这会儿感觉不到魔器的波动了。

玄印摇了摇头,分出一缕神识指引灵鹤飞行,就闭上了眼睛。

苏潇潇握着他的手腕,悄悄地往他经脉中输送灵力。

输着输着,渐渐地有些力有不逮,她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上品灵石,右手握着灵石吸收灵气,左手源源不断地输送灵力。

“苏潇潇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住手。”

“哦。”

苏潇潇没有住手,她早就发现了,画完符咒后,玄印身上浩如烟海的气息就消失了,他现在如同凡人一般,除了神识强大一些,并没有反抗苏潇潇的力量。

“大师,你若再挣扎,小心我用另一种方法帮你疗伤哦~”苏潇潇笑容轻浅,眸光澄澈,如同无害的小白兔一般,小心翼翼地靠近,轻轻地碰了碰玄印嘴角,垂眸的瞬间,嘴角弯起狡黠的弧度。

玄印果然安静下来,重新闭上双眼。苏潇潇打了个哈欠,枕在他胸口,听着沉稳有力的心跳声,似睡非睡。

大师真是好定力啊~她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,心跳居然丝毫不乱。真是……没良心的很呢~

失去力量的玄印大师,真的让人很想欺负看看……

灵鹤也是需要休息的,连续飞行一天一夜后,他们来到一处城池,进城投宿。

苏潇潇用“野外不够安全,万一有人打劫或者遇到妖兽怎么办”为由,诓了玄印同她一道住进了城中最大的客栈。

当然,只开了一间房,理由自然是为了省钱。

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玄印取出蒲团,随意找了个墙角,准备打坐一晚。

“大师~”苏潇潇想扯他起来睡床上去,使劲拽了一下没拽动。

好吧,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,她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个。

于是苏潇潇随手甩出一条青藤把人捆了扔到床上,然后自己也躺了上去。

她现在特别像强抢民男的女恶霸,苏潇潇好笑地想。

可惜玄印大师依旧云淡风轻不动声色,让她很没有成就感。

苏潇潇有点不甘心,于是她把手伸到玄印的僧袍下,摸了摸他的腹肌。

“别闹。”玄印大师一脸慈悲地摸了摸她的后颈,如同看着闺女胡闹的老父亲。

苏潇潇一下子软了,就像被捏住后颈肉的猫儿。她知道玄印大师没什么意思,但是后颈被摸得好舒服,然后她就睡着了。

一夜无梦,第二天继续赶路。

如此紧赶慢赶,终于在第七天来到了灵佛山。灵佛山是一座石头山,山上几乎没什么草木,只有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佛窟。佛窟中有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佛像,法相庄严。

苏潇潇跟着玄印徒步攀登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层石阶,在一座拈花一笑的佛像前停下。

玄印伸出右手食指点在含苞的石莲花上,莲花徐徐绽放,随着轰隆隆的声响,佛像转动了一下,露出一个可供两人通行的入口。

“这是水?”苏潇潇望着那一片平静无波的水面愣了一下,若说是水,她的水灵根却毫无反应。

“凡有所相,皆是虚妄。过来。”玄印率先踏上水面,足下生莲。

苏潇潇眨了眨眼睛,看着那朵粉色的莲花,不像实物,但确确实实托住了玄印。

她抿了抿唇,伸长手臂拽着玄印的袖子,小心翼翼地踏上莲花虚影。

“不必害怕,随我来。”玄印闲庭信步般地踏着水面前行,一朵又一朵粉色的莲花在他足底绽放。

厉害了我的大师!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步步生莲?

苏潇潇小心翼翼地跟上他的脚步,回头望去,一片汪洋,那还有来时的洞口?

“莫回头。”玄印握住她手腕拉了一把,苏潇潇这才收敛心神,安安静静地踩着莲花前行。

不知走了多久,两人终于踏上一座岛屿。岛上佛音袅袅,让人心平气和。

一只红毛小松鼠从林子里蹿出来,熟门熟路地抓着玄印的僧袍往上爬,一直爬到他光溜溜的脑门上,翘起尾巴一屁股坐下,抱着一颗核桃用力往下砸。

啪的一声,核桃开了,小松鼠灵活地掏出核桃肉塞进嘴里,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快速嚼动。

两只小雪球似的山雀叽叽喳喳地飞过来,落在玄印头上,小鸡啄米般地啄食松鼠落下的核桃屑。

苏潇潇张了张嘴,心中汗颜。若是玄印大师有头发,这些胆大包天的小东西是不是还要在上面做个窝?

山雀蹦蹦跳跳地在玄印脑袋上撒欢,歪着小脑袋打量苏潇潇,似乎对这个陌生人有些好奇,却并不胆怯。

观察了一番后,小山雀扑棱了一下翅膀,落到苏潇潇肩头,挪到她颈侧,拿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她的下巴。

柔软温热的触感让苏潇潇有些痒意,她伸出手指,想让小山雀落在手上,也许可以握在手心撸一撸?

然而她还没碰到小山雀,玄印忽然挥了挥手,小山雀和小松鼠通通跑没了影。

“摸一下怎么了?小气鬼~”苏潇潇撅着嘴别开脸去,姑娘家天生对这种软萌的小生灵没有抵抗力,可是居然不让她撸,伐开心!

玄印大师一脸无辜,神情自若。

“哦~我知道了!大师你不是小气,而是吃醋了对不对?”苏潇潇笑眯眯地跳到他面前,伸手捏了捏他的脸,“安啦安啦,人家最喜欢摸大师了,从头到脚都喜欢~”

“别闹。”玄印握住她捣蛋的手,目光慈悲又包容。

“咦?是师祖回来了!”

“师祖回来啦!”

苏潇潇转过头去,只来得及看到几颗小光头,一眨眼就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师祖啊~

在几个无字辈小光头的大声嚷嚷下,玄印师祖回寺并带回一位面生的施主的消息迅速传遍檀叶寺上下。

幸亏檀叶寺的大部分僧人都是不为外物所扰,一心清修的那种,因此没有出现蜂拥而至的大场面,只来了一个代表,玄印大师的弟子明慧小和尚。

“大师,你们檀叶寺收徒是不是看颜值?”苏潇潇看到那个年仅十三四岁就生得风姿卓绝的小和尚啧啧称奇,就连那三个短腿小光头,也一个个都生得白嫩可爱,若她是个女妖精,大概可以一口一个吃到爽。

“皮囊而已。”玄印弹了一下苏潇潇的额头,慢条斯理地沿着青石小路往里走。

“大师你又吃醋了对不对?吃醋了你就直说嘛,打我干嘛?”苏潇潇蹦蹦跳跳地追上去,发现明慧还有三个小包子都在偷偷打量她,心里觉得有趣。

这些未成年的小和尚只怕还没离开过檀叶寺吧?他们知道什么是女人么?

“大师~玄印大师~我要沐浴更衣!你让明慧小和尚带我去好不好?”

被点名的明慧面带微笑看过来,待玄印点了头,才引着苏潇潇往另一条路上走。

苏潇潇思忖着,玄印肯定急着处理魔器,她也帮不上什么忙,还不如先管好自己。于是开开心心地跟着明慧走了,特别喜新厌旧了呢。

“小和尚,你今年多大了?几岁拜的师?”

“回施主的话,小僧一十有四,尚在襁褓之时被师父从江上捡了回来,五岁时剃度出家。”

“你可真老实~比你师父老实多了~怎么办,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~”

“施主说笑了。”明慧低下头去,耳朵尖抖了抖,染上一层薄红。

啧,小和尚果然比老和尚有趣多了。

小说《刚逃出极乐宗,转身就被魔修算计了?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