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,是作者大大“清夏兮兮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,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苏静翕阮攸宁。小说精彩内容概述:穿越入宫选秀,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,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,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——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?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?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

《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是由作者“清夏兮兮”创作的火热小说。讲述了:“丽姐姐慎言,既然入了宫,婢妾早已是皇上的人了,这宫里也就是婢妾的家,皇上也是婢妾的亲人。”“是啊,出嫁从夫,自然应当是这个道理,”苏静翕也跟着说了一句。相比于宁琇莹,苏静翕显然更讨厌的是郁洵美,带刺的玫瑰,美是美矣,可惜那是对男人而言。“什么时候苏妹妹也偏帮宁妹妹了,怎么我不知道两位妹妹关系这么要...

阅读精彩章节


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,”宁良娣突然说道。

她坐在苏静翕上首,苏静翕余光见她正惆怅的望着月亮,嘴唇蠕动,正准备说些什么,就听见有人说,“宁妹妹可是思念亲人了?”

这话又是在给人上眼药了,苏静翕听着觉得好笑。

“丽姐姐慎言,既然入了宫,婢妾早已是皇上的人了,这宫里也就是婢妾的家,皇上也是婢妾的亲人。”

“是啊,出嫁从夫,自然应当是这个道理,”苏静翕也跟着说了一句。

相比于宁琇莹,苏静翕显然更讨厌的是郁洵美,带刺的玫瑰,美是美矣,可惜那是对男人而言。

“什么时候苏妹妹也偏帮宁妹妹了,怎么我不知道两位妹妹关系这么要好了?”郁洵美早就看不惯苏静翕了。

从她们刚入宫,她放低身段去拉拢她,她却堂而皇之的拒绝了她,后来她更是得了皇上的青眼,频频宠幸,虽然被禁了足,现在不也是在这里么。

“几位妹妹在说些什么,这样高兴,说出来也让大家乐乐,”淑妃笑着说道,成功的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苏静翕这边,其中投放在苏静翕身上的最多。

苏静翕很无奈,真不知道她哪只眼睛看见她们这是在高兴了。

苏静翕和宁琇莹没说话,郁洵美也乐得接过这个话头,毕竟皇上还看着不是。

“回皇上,婢妾和两位妹妹在谈论月亮呢。”

这话也不算是欺君,三个人可不是因为月亮引发的一系列后续。

“哦?谈论出什么了?“宗政瑾勾了勾嘴角,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,“不如苏贵人来说说?”

众人皆一愣,苏静翕傻傻的望着上首的人,这厮绝对是故意的。

“还是你们本来不是在谈论月亮?”宗政瑾绝对不承认他此刻的心情在入宴后突然变好了。

这就是在欺君,宁琇莹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苏静翕的衣袖。

苏静翕叹了口气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回皇上,婢妾刚刚在说,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,两位姐姐一听就笑话婢妾了。”

“哈哈,“宗政瑾大笑,“这也确实像是你能干出来的事,现在也是如同稚童一般。”

“皇上又取笑婢妾了,”这厮不是在生气么?

宗政瑾说完之后也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和她怄气,见她巧笑嫣然,冷哼一声,转过头去,没有再接话。

众人皆被皇上这突然的变脸整懵了,暗暗告诫自己需谨守规矩,切不可犯了错,招来皇上的怒火。

苏静翕心里觉得好笑,这厮才像是个稚童呢。

“太后驾到……”

“参见太后,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“拜见母后,”宗政瑾亦起身行礼,只不过是微微弯腰而已。

能让君王跪着的人,活着的已经没有了,即使是他的母后,就算是生母,也承受不起这一跪。

“起吧,哀家没有那么多规矩,”太后携着上官湄款款而来,看了一眼下首的妃嫔,对皇帝慈眉善目的说道。

“先前苏顺闲还说,母后今日不来了,”宗政瑾扶着太后坐下,随口说道。

苏顺闲连忙跪下,“奴才该死,求皇上恕罪。”

“别说什么死不死的,大好的日子,也该说些吉利的话,”太后一脸反对,又转头对皇上说道,”不怪你这奴才,哀家之前觉得身子不舒坦,是以推脱不来,只是湄儿去慈宁宫探望哀家,哀家想着也该来见见你这些新入宫的妃嫔。”

“劳母后挂心,是臣妾的不是,母后要保重身体才是,”皇后一脸懊悔,及时的出声说道。

太后转了转手里的佛珠,“哀家今日前来,还有一件事想和皇帝商量商量。”

宗政瑾勾了勾嘴角,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,“母后有什么事直接说吧。”

“皇上子嗣少,哀家看着也为皇上心疼,你父皇在你这个年纪,早就有好几个长大的儿子了,可是你……”

“有劳母后担心了,”场面话谁都可以说,话说到这个地步,宗政瑾已经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了。

太后一脸慈爱,“哀家担心是应该的,你是哀家养大的,就是哀家的儿子。”

在场权力最大的两个人扮演着“母慈子孝”,不论底下人心里怎么想的,却不敢在这个时候随意插口说一句话。

皇后亦如是。

“哀家前些日子听刘麽麽说,皇帝宠幸完妃嫔后,还让人给她们送附子汤,要是让哀家说啊,附子汤这种东西今后就免了吧,喝多了也伤身,你们好好调理调理身子,早日为皇上诞下皇嗣,皇上不赏哀家可是重重有赏。”

底下的妃嫔听着都激动了,在这宫里,皇上的恩宠固然重要,可是说到底,韶华易逝,再貌美的人也终究有老去的一天,新人年年有,随时都会有被取代的危险。

可是孩子不一样,不管如何,孩子始终是一种寄托,如果运气够好,也许她们有一天也会熬到太后的这个位置。

到时候,地位才是无人可以撼动。

小说《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