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《长姐逼我为妾后,我夺走世子爷真心》是由作者“喵味太妃糖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宋意欢姬陵川,其中内容简介:她对长姐一心一意,长姐却设计她,让她莫名其妙失了身,被冠上了一个勾引世子姐夫的罪名。可长姐却要挟她继续扮作长姐模样,在夜里侍奉世子,直到替长姐生下亲王府的嫡长孙为止!可待到她生下孩子,等来的不是自由,却是世子的嫌弃、长姐的刀剑!逃生,隐姓埋名!待到她在边境站稳脚步时,那世子怎么又出现在她面前,哭着求她回去了呢?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长姐逼我为妾后,我夺走世子爷真心

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长姐逼我为妾后,我夺走世子爷真心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喵味太妃糖”大大创作,宋意欢姬陵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宋意欢又戴上了帷帽,遮住了自己的容颜。她牵着弟弟站在马车旁,待宁亲王妃和姬陵川还有宋南歆都往阶梯上方的庙宇走去后,才带着弟弟低调跟上。宁亲王妃身份特别,得知她今日要来,观音庙对外宣称闭庙一日,因此整个玉峰山上就只有他们一队香客。郁郁葱葱的菩提木与松木在两侧林立,树影在石阶外的空地上投下一大片的阴影,...

阅读精彩章节


从京都到观音庙需走二十里的官道,再经一段曲折的山道便抵达了。马车齐齐停在了玉峰山的半山腰处,众人依次下了车。

宋意欢又戴上了帷帽,遮住了自己的容颜。

她牵着弟弟站在马车旁,待宁亲王妃和姬陵川还有宋南歆都往阶梯上方的庙宇走去后,才带着弟弟低调跟上。

宁亲王妃身份特别,得知她今日要来,观音庙对外宣称闭庙一日,因此整个玉峰山上就只有他们一队香客。

郁郁葱葱的菩提木与松木在两侧林立,树影在石阶外的空地上投下一大片的阴影,山风自四面徐来,暑气被一扫而空,只让人觉得清凉。

“轩儿可有什么不舒服?”宋意欢摸着弟弟的头发问道。

宋意轩摇摇头,笑道:“轩儿没事,四姐姐,咱们也上去吧。”

宋意欢伸手想要抱他,宋意轩拒绝道:“四姐姐,轩儿想自己走。”

宋意欢只得作罢,她护着弟弟一步一个台阶缓缓而上,姐弟二人不时相视一笑,虽然走得极慢,但却有着只有两人才能体会到的快乐。

宋意欢曾来过一次观音庙,那时候小娘正怀着轩儿,因为常年郁郁寡欢,小娘身子虚弱,为了给小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祈福,她想办法偷偷跑到观音庙来为小娘上了香,点了一盏福灯。

然而菩萨没能保佑小娘,在生轩儿的时候因难产抛下他们姐弟撒手而去了。而小娘千辛万苦诞下的孩子,一出生便被诊断出患了心疾,这让定安侯彻底冷了心,对他们再也没有过问过。

从那时候起,她便不再相信什么神明菩萨了。

胡思乱想着,宋意欢没有注意看眼前的路,倏地撞到了一堵肉墙,头上的帷帽都被撞歪了。

她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,却忘了后方是阶梯,脚下一个踩空,她惊呼一声向后跌去。

下一刻,有力的长臂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身,将她拉了回来,免了滚下石阶的皮肉之苦。

站稳身子后,宋意欢心脏砰砰直跳,惊魂未定地抬起头,却迎上了姬陵川那双黑白分明,深沉又锐利的眼眸。

姬陵川走至观音庙门前就停了下来,不再往前迈进一步。

他在边关杀敌无数,从不曾心慈手软,身上带着血气与煞气,进入佛门圣地对于菩萨来说是一种亵渎,因此今日他只是随行,并不打算入庙祭拜。

在来时他已提前和宁亲王妃说明缘由,宁亲王妃看他态度坚决,也就只好随他去。

而宋南歆因着马车上被他询问香气之事,也不敢私下与他多待,搀扶著宁亲王妃带着一众奴仆直接进了庙门。

谁也没有留意到走到最末尾的宋意欢和宋意轩,就连姬陵川也遗忘了他们的存在。

直到身子被一道软软的东西碰撞了一下,听到熟悉的惊呼声,他回过头,看到的便是宋意欢一脚踩空向后跌去的画面,大脑还没转过来,他已伸出了手,揽住女子纤细的腰肢,将人给拉了回来。

女子随着力道的惯性撞在他的怀中,掌心紧贴着她的腰肢,即使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得到那腰肢极软,一股熟悉好闻的清浅杏花香更是从对方身上扑鼻而来。

是杏花初绽放时的清浅香气。

姬陵川愣怔在那里,一时间便忘了把人松开。

怀中人儿头顶的帷帽在碰撞的过程中已经跌落,骨碌碌顺着阶梯往下滚去。

没有了帷帽的遮挡,女子的容貌在眼前一览无遗。

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投射下来,在她卷翘的睫毛上跃动,琥珀色的瞳孔在日光下显得晶莹剔透,攀爬阶梯后她面颊和鼻尖微微泛红,沁出一层薄汗,却让那张脸看起来像是熟透了的蜜桃,而因受了惊吓,此刻她微微张开檀口,从他的方向可以看到玲珑可爱的贝齿。

姬陵川眸色变深,心中涌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燥意,拦著腰的手下意识收紧了几分。

就在这时,一声惊呼在耳畔响起。

“四姐姐,你没事吧?”

姬陵川骤然回神,身子却被人用力一推,方才还扑在他怀中的人儿惊慌失措地向后大步退去,屈膝低声致歉:“意欢不是有意冲撞姐夫,还望姐夫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计较意欢的冒失。”

掌中触感和那清浅的杏花香犹在,怀里却已一片空荡。

姬陵川看着与自己隔着好几米远,一口一个“姐夫”的女子,心头那股燥意不减反增。

他蓦地想起方才宋南歆在马车上说过的香膏莫名不见的话。

此处这么宽阔,走哪里入庙不行,却偏偏往他身上撞,到底是意外还是有意为之?

姬陵川目含警告,重声说了一句:“走路莫要低头走神,若在佛门净地受伤,不仅会辜负母妃答应带你们出府的心意,更会让你长姐难做。”

宋意欢心中知道是自己的错,因此她道歉的态度也是十分诚恳的,然而听到姬陵川这么一说,她也被一口气堵在了心口。

这话说的,怎么听着像是她故意往他身上撞一般?谁让他好好的路不走,非要杵路中央了?

看到姐姐被斥责,宋意轩走过去牵住了宋意欢的手,软声道:“姐夫不要生气,四姐姐她不是故意的,你就原谅她吧。”

弟弟在旁,宋意欢收敛起了自己的爪牙,把姿态放得越发卑微了:“姐夫教训得是,意欢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。”

说完,也不管姬陵川是何反应,拉着弟弟的手转身便进了观音庙。

刚迈进观音庙的大门,宋意欢就看到宋南歆沉着脸向外寻来。暗道自己跑得及时,没被长姐发现她和姬陵川有了接触,她主动上前唤道:“姐姐。”

宋南歆看到她,脚步快了几分:“怎么走得这样慢?”

忽地发现了什么,宋南歆皱起眉头:“你的帽子呢?”

对上长姐审视的目光,宋意欢面不改色说道:“方才入庙前一阵风吹来,帽子被刮跑了。”

宋意轩心想帽子明明是四姐姐撞到大姐夫之后掉了的,不过他素来聪慧,眨眨眼附和道:“没错没错,好大的一阵风呢。”

宋南歆轻哼一声,上下打量了一番宋意欢,没好气地质问道:“我前日不是送了你一件衣裳和首饰吗,你们为何没有穿着我送的衣服和首饰出门?”

小说《长姐逼我为妾后,我夺走世子爷真心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