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朋友很喜欢《清穿:人在宫斗,立誓活到九十九》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,它其实是“静者长安”所创作的,内容真实不注水,情感真挚不虚伪,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,《清穿:人在宫斗,立誓活到九十九》内容概括:她竟然穿越到了清朝后宫,成了一个结局凄惨的皇后,眼看着各路神仙相继进入王府,她轻轻叹了口气。能怎么办,为了活命,她只好神来杀神,佛来杀佛,谁都别想阻止她活到寿终正寝!当那些狗血桥段降临到自己身上时,她只能见招拆招:“真是,想过个赏花看戏的生活都不行?”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清穿:人在宫斗,立誓活到九十九

穿越重生《清穿:人在宫斗,立誓活到九十九》,由网络作家“静者长安”近期更新完结,主角景澜奥特曼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”景澜淡淡地笑着说:“两位坐下来说。”安泰兴是红衣的丈夫,也是乌拉那拉家的家生子奴才,若没有意外,不管景澜今后嫁与谁人,红衣这一家都是跟着陪嫁过去的。更何况红衣已经被催眠成功了,景澜肯定要带着,所以景澜早前就先把这一家子要过来,现在安泰兴正帮着景澜开着一家米粮店并几家杂货店。都是景澜的嫁妆,一开始只...

阅读最新章节


大厅。

景澜体态平稳,抬头挺胸地走进大厅,绕过屏风,坐了下来。

林管事和柳掌柜一起低头行礼:“奴才安泰兴/柳有间见过主子。”

“起吧。”景澜淡淡地笑着说:“两位坐下来说。”

安泰兴是红衣的丈夫,也是乌拉那拉家的家生子奴才,若没有意外,不管景澜今后嫁与谁人,红衣这一家都是跟着陪嫁过去的。

更何况红衣已经被催眠成功了,景澜肯定要带着,所以景澜早前就先把这一家子要过来,现在安泰兴正帮着景澜开着一家米粮店并几家杂货店。

都是景澜的嫁妆,一开始只是瓜尔佳氏给景澜练手的,后见她一直管理的不错,便陆陆续续把这些店铺都教与她了。

而柳有间,则是几年前景澜又被瓜尔佳氏拉着去白云寺的路上救下来的。

瓜尔佳氏和那尔布每年都要带景澜去一趟白云寺,就希望能有一天能见到慧苦大师,可惜景澜也许真与慧苦大师无缘,一次都没遇到过。

之后景澜在街上遇到落魄的柳有间,她看这人虽落魄却有几分精明,便让他帮忙去管理瓜尔佳氏给她的酒楼,于是酒楼名字也改成了“有间酒楼”。

“主子,这是泰兴米粮店的账本,请过目。”安泰兴表情有点奇怪,每次对着景澜说出店里名字,他心里总感觉很怪,把账本递给绕过屏风来接的青衣。

柳有间也把账本拿给青衣,一边还道:“主子,这是酒楼的账本,另,奴才还有一事禀告。”

景澜随意翻了翻酒楼的账本,边挑了挑眉:“恩?何事?”

“咱们酒楼隔街这个月新开一间酒楼,据说样式很是新鲜,倒是抢了不少客源。”柳有间皱着眉有些不忿。

“哦,隔街,那不是……”景澜轻蹙眉头想了想,“在龙源楼附近,谁家有这样的胆子?”

龙源楼是雍帝亲笔提名的酒楼,原本是怡亲王名下,雍八年怡亲王去世便到了其子弘晓手上,后来据说跟五阿哥打赌输了一半给他,因此龙源楼那条街上根本没人敢开酒楼。

“是谁不好查,那地据说是钮钴禄家的,不知后面有无转手,开酒楼的也有可能是这家的。”柳有间恭敬地说。

毕竟敢在那条街上开酒楼,身后肯定有点资本。

“这样么,那便先不管了,你照常经营便好。”景澜想了想便说。

反正开酒楼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挣钱,七月份她就要参加选秀了,没必要招惹现在掌握宫中手握大权的贵妃家族。

“不过你说的样式新鲜是何意?”景澜好奇地问。

“这个奴才也去过,倒是了解一些。”安泰兴接过话道:“那里倒是与众不同,比如我们平时去酒楼,菜单都在楼下墙上挂着,大家先看好再点菜,或是听小二报报菜单。”

“那家却是每个桌子上都会放一份菜单,噢,每张桌子上还会放着几支花枝什么的,看起来倒也雅致。”

“还有,那酒楼中间立着台子,时时有人上去表演,据说还有请到花魁上去,或者有出什么新菜式就在那台子上竞价先尝。”柳有间接着说道。

景澜皱着眉头,有些烦躁,端起茶喝了一口,问道:“那酒楼叫什么名字?”

柳有间回道:“中华酒楼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格格,怎么了?”旁边的青衣马上弯腰,轻轻拍了拍景澜的背。

“主子?”安泰兴和柳有间也不知那里出了岔。

景澜朝青衣摆摆手道:“无事,”又缓了缓,才道,“这账本就放这,我看完就让人给你们拿过去,天也不早了,你们先回吧。”

“是。”安泰兴柳有间一起曲半膝行了礼,便下去了。

景澜慢慢地走在回房间的路上,整个人都显得很烦躁,她想过以当时的情况可能会有人跟她一样穿越过来,可是十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听到什么风声。

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同乡,景澜并不觉得会两眼泪汪汪,反而觉得发冷,她不明白,这同乡既然十多年没漏出破绽怎么突然这么高调,还是突然有什么意外?

景澜捏捏自己的鼻梁,算了,反正自己不要去沾这水就行了,想通了这茬,她便直接对后面跟着的青衣说:“收拾好行李,通知大家,我们明日回府。”

“是,奴婢这就去通知绿衣她们。”

第二天,趁着太阳刚开脸,景澜就带着丫鬟侍卫赶回乌拉那拉府。

到了府里,景澜下了马车便赶到瓜尔佳氏的院里,去给瓜尔佳氏请安,正好大嫂完颜氏也在。

“女儿给额娘请安,额娘安好。”景澜标标准准地向瓜尔佳氏行了晚辈礼,后又转头向大嫂完颜氏福了福身并道,“大嫂可好?”

完颜氏站起身回了半礼笑着回道:“有额娘在,一切都好呢。”

瓜尔佳氏此时也笑意满满,说:“好,芷姝你刚有身子,快坐下,澜澜过来让额娘看看。”

芷姝是完颜氏的闺名,前两天,正好查出来有一个月身孕了,这可是乌拉那拉府的第一个孙子辈,大家都很高兴,这也是景澜赶回来的原因之一。

待景澜在身边坐下,瓜尔佳氏点了点景澜娇俏的鼻子,道:“你这一去就是七八天,可是想坏你阿玛哥哥了,见天的追着问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“就是呀,大爷每天回家第一个总是问妹妹回来没?”完颜氏也跟着打趣道。

完颜氏也是个聪明人了,这得得益于她的母亲,她父亲完颜·名博是个风流种,不算外边养的,就完颜府里大大小小就有十几个妾。

但完颜氏的母亲硬是在这样豺狼虎豹的环境中,拉扯大了完颜氏和他的哥哥,把整个完颜府掌握在自己手上,并且得到了自己丈夫的敬重。

在这样强大的母亲的培养下,完颜氏确实非常优秀,其实若不是那个给她送汤的是她母亲家的表妹,她根本不会中招,不过祸福相依,现在她对自己的状况很满意。

在完颜氏嫁过来之前她母亲就跟她分析过乌拉那拉府的情况,也告诫过她一定要与景澜交好,甚至因为景澜喜欢看书,为此还给完颜氏找了两大箱子奇书。

于是完颜氏用这两大箱子的奇书赢得小姑的友谊,继而赢得丈夫和公婆的欢心。

“那额娘想不想澜澜?”景澜拉着瓜尔佳氏的手撒娇。

“我呀,才不想你这个没良心的呢!”瓜尔佳氏笑着说。

景澜假装双手捂脸哭诉道:“额娘有了小孙孙就不要澜澜了,澜澜好可怜呀!”也只有在家人身边她才能卸下心防显出性子来,平时谁见了不是说稳重大方。

小说《清穿:人在宫斗,立誓活到九十九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